“反向海淘”火了 跨境电商迎来新风口

淘宝代运营 17

  这两天,正在美国备婚的彭一(化名)收到了“漂洋过海”从国内购物网站买来的装饰品,“这些烘托家里氛围的装饰品都是在美国买不到的”。从她打开国内网购App,选择喜欢的物品并下单,到国内邮寄、清关、转运,直至打开包裹,前后只用了10天。

  现如今,衣服、背包、书籍、小家电、数码产品等,海外华人华侨的“购物车”里的“中国制造”越来越多了。开始火起来的“反向海淘”,让远隔重洋的万物皆可来到身边。

  所谓“反向海淘”,是指以往国内消费者热衷从海外购买商品,而现在,越来越多海外消费者在我们的电商平台购买“中国货”。尤其在今年1月1日,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》(RCEP)正式生效以来,跨境电商这一新型贸易形式迎来发展新风口。

  来到美国攻读博士学位4年,彭一经常在国内网购平台购买衣服和日用品,“遇到自己特别喜欢的衣服和独特设计的包包,就会跟在国内一样赶快剁手”。她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,现在国际物流运输很便捷,速度快且安全,“东西从网店直接寄到转运公司,再一起集运过来,最快的一次7天就收到了”。

  “在澳洲也能体会淘宝的快乐。”每逢国内“双11”购物节,在澳大利亚留学的余敏便迫不及待地“清空”了购物车。在她的购物列表里,不仅有化妆品和衣服、袜子,还有种草很久的眼镜框、手机壳和各类可爱文具。她说:“使用的国际转运平台是朋友推荐的,时效、包装和服务都很棒,下个月就可以享受拆箱的快乐了。”

  移居新加坡多年的刘婷(化名)是“反向海淘”的“深度用户”,衣服、书、玩具等都是从国内网购的,“国产小家电便宜且质量好,这里的华人华侨装修时,都恨不得全部用集装箱从国内运输家具。许多新加坡当地人看到了我们这样淘货,也在试着从中国海淘物品”。去年的“双11”,她还参与了不少当地华人华侨组织的海运团,拼集装箱到新加坡。

  她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,选择航空运输方式的话,一星期就可以收到,选择海运则需要2-3周时间,“一般我们自己找海运转运公司,租一个集装箱,一立方收费400元左右,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略贵一些”。她观察到,不少华人还做起了反向海淘的生意,“他们从国内海淘物品囤货在家,再在Shopee(东南亚及中国台湾地区的电商平台记者注)开网店卖,或在当地二手网站卖”。

  近年来,跨境电商这一外贸新业态发展势头迅猛,让身居海外的华人华侨着实享受到了“买遍中国”的便捷。记者发现,许多国际物流转运公司提供的服务也越来越多元,不仅可以重新包装、全程录像、实时跟踪清关和物流进程,还可以提供免费仓储,买足备齐后一起发货。逢“双11”,许多公司还纷纷推出“买买买”的运输优惠政策。

  这也加速了国货商品的出海,“反向海淘”已成为新的流行趋势。以“全球小商品之都”义乌为例,前不久,义乌“取暖神器”远销欧洲成为“香饽饽”的新闻备受关注。义乌海关数据显示,今年1-8月,义乌市出口空调、电热毯、暖风机等保暖用品共计1.9亿元,同比增长41.6%。有网友感叹,国货正在“买卖全球”。

  中国海关统计数据显示,2017年以来的5年间,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规模增长近10倍。2021年,跨境电商进出口金额达1.92万亿元,同比增长18.6%。从商品看,出口商品种类更加丰富,正逐步从服装、饰品等劳动密集型产品向3C数码、智能家居等技术密集型产品升级,产品附加值明显提升。

  后疫情时代催生了全球线上购物需求的暴增,我国跨境电商发展进入黄金时期。不仅国内各大网购平台纷纷推出官方的海外集运服务,也有越来越多的小微企业投身于跨境电商贸易。

  德勤对亚太多国600多家跨境电商企业的调研显示:85%的跨境电商都是规模不到100人的小微型企业;少到甚至只有一两个人,却能把生意做到平均超过3个以上的海外市场。3C、家居、美妆、服饰等是他们出口全球的热销尖货;欧美市场是如今他们带货的主流市场,但东南亚则被业内公认将成为发展最快的明日市场。

  瞄准国际物流蕴含的广阔前景,5年前,金贤俊在离韩国最近的中国城市山东威海做起了跨境电商生意。如今,他创办的荣成丝路通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,已累计发送跨境电商包裹1000万票,还在荣成建立了合计1万平方米的物流园区。

  在他看来,“反向海淘”越来越火热了,“从我们的数据来看,比如俄罗斯当地消费者购买的电子产品、小家电等,这两年订单量一直很多;日韩留学生则会购买中国零食等食品”。2021年年底,丝路通中韩专线的妥投时效还“跑”进了48小时以内,这就意味着,当天在国内购买的零食,最快可以“次日达”。

  金贤俊告诉记者,对于热销产品,他们还会在物流园区提前备货,以保证发货时效。他介绍说,商品经过海运或陆运抵达国外海关后,接下来就由合作的当地公司负责清关提货和国外运输了,“相当于购买了第三方服务,我们各自发挥所在地的便捷优势”。

  中国电商平台的直播带货早已成为稀松平常的销售方式,在跨境电商火爆的当下,是否可以复制?金贤俊觉得,随着全球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,这也将是未来跨境电商行业的新增长点。早在两年前,杭州弧米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弧米公司)创始人兼CEO邓亚辉也发现了这一商机。

  邓亚辉在大学时发起MyHomie项目,汇聚了许多来华工作学习的外国留学生和外籍人士。“海外电商发展势头也不错,中国的直播带货也可以出海。”在他看来,中国厂商要实现最后一公里的本土化,就要注重跨境主播人才培养。外国留学生、海归人才具有了解中国、熟悉当地国文化、政治、社会和语言等优势,“他们在直播间说着自己的母语,介绍的是来自中国的产品”。

  2020年下半年,弧米公司开始着手培养海外“红人”,如今已成为速卖通、TikTok、Shopee等平台官方认证机构,在多平成了数千场多语种、多品类直播,“我们的形式可以理解为跨境MCN机构,帮助中国商品出海直播,打造跨境直播间”。

  除了国内熟悉的面向普通消费者的直播间,他们还带着主播走进了工厂。邓亚辉介绍说,针对海外企业大量采购,探厂直播会让专业外籍主播走进车间向全球采购商进行直播,“全方位体现工厂全貌及生产制作流程,让买家直击现场,建立深度信任感”。

  疫情加速了消费者和商家的数字化进程,在线“买买买”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遇到退货怎么办?金贤俊坦言,做跨境电商出口经常会遇到客户退货,有些无法再销售,有些只能采取境外打折的方式处理,电商企业在境外集齐之后向海关备案、申报就可以退运回国,“海关政策、管理机制的完善,让现在的跨境电商退货,跟出口的时候一样方便,完成相关手续后就可以直接退回卖家手中”。

  日前,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,要抓紧新设一批跨境电商综试区,更大力度支持海外仓。与此同时,随着“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”的形成,以及RCEP协定的推进,跨境电商行业或将拥有更广阔的前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