托管班成“脱管”班 细数广州托管行业四大乱象

淘宝代运营 12

  羊城晚报讯 记者化麦子报道:父母工作忙,孩子放学后没人看管,托管行业应运而生。眼下,广州城中充斥着五花八门的托管班,良莠难分。昨日,市政协委员梁燕在分组讨论时话锋直指广州托管行业,她细数了广州托管班无行规、无资质、无收费标准以及无质量保障四大乱象,呼吁为了孩子的成长,是时候管一管这些“脱离管理”的机构了!

  “市内任何一所小学的附近,都可以发现许多生意火爆的‘托管点’。”梁燕说现在广州市内以小学为中心,周围托管班林立。不少孩子放学后就直奔托管班,有的托管班甚至从“午托”发展到了“日托”,再到“假期托”。

  但是,这些托管班真的仍然放心托付吗?梁燕直言:多数都不能让人放心!她和众多委员一起撰写了一份提案,在前期调研过程中,他们发现当今广州市托管行业存在着四大乱象,包括缺乏行业标准、主办人成分复杂、随意收费以及托管质量良莠不齐等。

  “很多托管班零散地掺杂在民居里,地方狭小,卫生条件不良,根本不适宜托管。”梁燕指出,这类“托管”点基本属于无证无照的黑点,名为“托管班”,实则是不受任何部门监管的“脱管”班。这些托管班在健康、安全等方面毫无保障,隐患重重。

  那么,政府对于学生托管事宜有何措施?据了解,早在2014年底就有消息透露,《广州市学生托管管理办法》将列入2015年政府立法计划;但2015年年初,该办法撤出当年政府立法计划的消息便传来;随后市政府出台了《广州市小学生课后在校托管工作指引》,明确学生接受课后托管,但是家长需提交书面申请。

  为何《管理办法》最终变成了《工作指引》?梁燕介绍,市政府相关负责人的答复是:近年来各学校校内的托管操作模式“已经基本能解决需求”。同时全面取消小学生午休管理费和课后托管费,小学生课后在校托管的相关费用由政府埋单,“初步测算每年要上亿元”。

  遗憾的是这一政策实行的效果不佳。梁燕用数据说线万名小学生,其中享受在校托管政策的仅22.94万人,学校教师对在课余兼做该项工作有抵触情绪,这就让无证无牌黑托管点钻了空子。

  要整治广州托管行业的乱象,梁燕等人认为,政府应该放弃“大包大揽”的模式,引入社会力量共同参与到学生托管事业的发展中。事实上,“政府埋单”非但解决不了托管问题,反而会引发更为复杂的矛盾。梁燕说,社会问题要让社会去解决。破解托管乱象,政府发挥积极有效的引导和管理作用,动员并支持社会力量共同参与做好“托管”工作,而不是简单包办。

  关键词:托管;乱象;管理办法;日托;午托;工作指引;广州市学生托管管理办法;孩子的成长;家长;学校教师

  随着城镇化的快速推进,越来越多的农村劳动力进入城镇打工。不能一同前往的孩子们留守在家,要么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,要么独立面对生活。他们既要应付生活的困扰,也要忍受思念的煎熬。关爱留守儿童,是全国很多农村地区需要面对的问题。

  读者陈先生来信:家住南城的张先生正在办理一套三居室的购房手续。 广东宝威律师事务所唐胜利律师:对于中介是否可以托管交易资金,政府并没有硬性的规定。

  托管取消了,儿子读博士媳妇读硕士清晨5点,家住和平大道赵家墩的60岁老人刘天定摸黑起床,开始烧水,准备孙女的早饭,随后骑着四轮电动车送孩子上学。